疏桐

爆炸是赞美 朗诵宇宙

emmmmmm……
再见!

他有浅浅的棕色虹膜
喜欢半长的中分头发
喜欢踡起一条腿坐着
他的腿又长又直
他的皮肤不平整
他喜欢扎头巾、打耳洞、穿牛仔裤
喜欢吃鸡蛋、面条
爱列农和罗伯特布兰特
他见过的那条龙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他能把二八自行车骑得像野狼摩托一样牛逼

他能在三十岁时站在回音壁前说“我今年三十岁了。”
他能在四十岁时北京城的楼顶上纵身跃下

死磕
傻boy

你能不能再凑近一点,对我大喊:贾宏声,坚持住。

-列是哪个列?
-列宁的列。
-哪个农啊?
-农民的农。

超开心!【一个尖叫☆
徽章和明信片都超级可爱!
太太们的签名也很好看!QwQ
♡超爱你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收到了👏👏抱拳了

挂件真是太可爱了(ノ"◑ڡ◑)ノ

@鬼笔百草堂 表白太太一百遍!

私心还有前几天杂志的repo(*/ω\*)

这两位同步率太高了……
窒息……
脸红……

【代舞】易燃易爆炸

☆极少量BDSM/OOC/PWP

☆最近被各种相关梗刺激到,忍不住来发车(苍蝇搓手.GIF)

☆代舞是我炒鸡喜欢的一对衍生hiahiahia所以我就拿它来开车

☆我是变态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真知道,然鹅我发现我s不下去了ԅ(¯﹃¯ԅ)

感觉全章都要走链接hhh 那就来呗

链接

新手练车技中hiahiahia


【双若】屈服

涉及一点bdsm!!慎入!慎入!

心情不好,把这个发出来……

不接受反驳!我知道我是hentai……

应该不会有接下来了╭(′▽`)╯

  01

  

  陈若轩呆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他的手被反绑起来,脚也被绑在一起,靠着床背老老实实地坐着。他已经企图逃脱好几次了,奈何男人的看守实在太严,好像是天天刻刻的在他那间黑乎乎的小房间外守着,只要他一逃跑就会被他抓到。他也很饿很渴,男人给他的食物是限量的,经常几天都不会给他一点吃的,只会给他一点点水。

  

  他正想着,但是他的头脑也开始转不动了,生锈一样,卡啦卡啦地想不通什么事情,这时门开了。

  

  男人——他其实被告诉过男人的名字,张若昀。张若昀一反往常的居然给他带了一杯牛奶,满满一杯,粘稠浓密。他像是直接忽略了男人,只在死死的盯着那杯牛奶。

  

  “小狗,你想喝吗?”

  

  想……他想得要疯掉了。

  

  “想……”他的嗓子哑掉了,说一个字都不流利。

  

  “那好。”

  

  男人把牛奶放到了他身边的床头柜上,

  

  “喝吧。”他说。

  

  他的脑子转不过来,想着怎么喝,他很疑惑地看着男人,张若昀却不理他,只是点头示意他牛奶在那里。

  

  他没有办法,挪动着爬下了床,跪在床头柜前,用嘴巴去叼那杯牛奶,杯子被他斜斜的叼起来一个角度,他没控制好,一大口牛奶就灌进了他的嘴里,呛得他咳嗽了起来,牛奶也撒在了他身上和满满一桌子。

  

  张若昀看到这里,走过来,揪住他的头发,迫使他看向自己。

  

  “小狗,浪费可不是一种好习惯哦,你要把牛奶都喝掉。”

  

  说完又退到了一边目视着他。

  

  喝掉?他没反应过。

  

  “奶……撒掉了……”他呆呆地对男人说。

  

  男人哑然地笑了一下,像是很开心的样子,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说,“所以你是小狗啊,小狗怎么喝你就要怎样喝啊。”

  

  他听完男人的话,脑子里是乱的,很矛盾,他一边很饿很想喝掉牛奶,很想匍匐在男人脚下求着男人给他一点食物,一边还在一个角落里记着自己为人的事实,有着尊严这样的事。

  

  可是,很快,生理就战胜了尊严。

  

  他的细小的温热的粉色舌头,一点一点的在桌子上舔了起来,牛奶很粘稠,他舔得急了,沾了他一下巴。

  

  可是,他又很开心,自己吃到了食物。

  

  男人也很开心,好像自己调教成功了一个东西。

  

  张若昀在他舔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站在他的背后,割断了他脚上的细绳,而且还将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只剩下一件衬衫空空荡荡地挂在身上,他的腿细幼又纤长,屁股但是很饱满圆润,好像是肉都长在了屁股上。

  

  看得他心里发痒。

  

  张若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条细软的小羊皮鞭子,鞭子做工很精致,打在人身上是疼的,会留下一点殷红的印记,但又不会打得皮开肉绽,鞭子在男人手里拽了拽,下一秒就抽到了他身上。

  

  “啊!”

  

  他被出乎意料地这一鞭子惊到了,转过来想求男人一下,男人虽然不给他食物,但是还从未打过他,他很敏感很怕疼。

  

  “不……不要……”他的眼睛积着泪,眼眶红红的,下巴上还沾着牛奶,滴滴答答地落下来,弄脏了衣服。

  

  还会哭,男人想。

  

  他不但没有停下来,还稍微加大了力度,“小狗,弄脏了衣服还要哭,你说你是不是真和条小狗一样?嗯?”

  

  鞭子抽在他身上的感觉不知为什么会被放大,他感觉全身都是痛的,他牛奶都无心去喝,只会在那哭唧唧的。

  

  “不……我不是……啊”

  

  “嗯?你不是?你不是什么?”男人反问他。

  

  “嗯……我不是,我不是小狗……”

  

  男人听到这句笑出了声,可是手上的动作不停。

  “你就是!你不光是小狗!你还是条坏小狗!”

  

  什么都不会就想让人拿鞭子抽舔牛奶的坏狗!

  

  他的手被绑在身后,仰着头抻着脖子哭得凄惨,像只垂死的鸟雀。

  

  “你看看你多么放荡!被鞭子抽会这么爽吗!嗯?”

  

  男人一边抽他一边用着话语羞辱,他本来的防线在喝牛奶的时候已经接近破灭了,被男人这么一说直接全线崩溃了。

  “啊……是……不……”

  “不……不要……不要再打我了……”

  

  “……是……我是……小狗”

  

  “我是……坏小狗……”

  

  男人看到这里,很开心。他停下鞭子,蹲下来摸摸他的头,头发很软,浸了一点汗湿。

  

  “乖狗,只要听话,我就好好待你。”

  

  ……

  

  他迷迷懵懵地,拼命想凑到男人的怀里

  

  “……主人,我很乖……”

  

  男人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来一条银色扣的皮质项圈,亲自带到了他的脖子上。

  

  “乖狗,你就带着这个吧。”

  

  “好……”他在男人怀里颤了一下,也没有反对,他身上还是疼的,但却喝到了很多牛奶。

  

  他想,这样也不错。

有太太看今天的直播吗?
台球桌来一发之类的……(X)
敲碗求车

【pwp逸真衍生】不如恋爱吧(张代表X陈舞蹈)

新年贺文

一辆车(。・ω・。)ノ♡

写得不尽人意,但是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祝小可爱们鸡年大吉吧!

明年也要继续一起萌逸真一起加油哦!

车车

 陈舞蹈回到国内的时候是从首都下的飞机,他还没有火起来,拍完戏回到国内的时候都是孤身一人。但是没关系他知道有人在等他回来。

  已经是年末的最后一天了,机场还是有很多回家的赶往各地的人,熙熙攘攘的,陈舞蹈自己一个人也没有拿很多东西,只有一个行李箱。年末的首都很冷,陈舞蹈穿的严严实实,还戴着口罩,全身上下只露出两只眼睛来。张代表说过最喜欢的就是陈舞蹈的两只眼睛,单纯又漠然,让人一眼望到底,又有时候想不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张代表喜欢亲吻,他每次亲吻不会从嘴巴开始,而是去亲吻陈舞蹈的眼睛,陈舞蹈的眼睛合上,却在不安的颤抖。

  陈舞蹈看到张代表的时候,张代表像是不怕冷的一样,板正的西装外套了一件黑大衣,头发也整整齐齐,张代表在外貌这里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乱。

  陈舞蹈暗暗地在心里说:假正经,哼。

  张代表却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正经人,就是到了陈舞蹈这里才突然变得不正经了。陈舞蹈刚刚出道的时候,比现在还受冷落,完全就是一个透明的存在。

    可谁知道他在一次舞台演出跳舞的时候被张代表见到了,陈舞蹈穿了一件红色的小皮衣,勒着腰身,细细的一节,染着浅金色的头发,表演完后一群人留在台上讲话,别人在讲,他反应慢插不上嘴,就在一旁咬着嘴唇,歪着头听别人讲话,时不时的还会笑一笑。

  懵懂无知的样子一下子就在张代表的心里戳了一箭。

  张代表张开了强烈的攻势,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不敢说破。可是张代表第一次正经的想恋爱也不知怎么样才是正确的追求方式,把陈舞蹈搞的筋疲力尽的,他给陈舞蹈好的资源,一个接一个,陈舞蹈的得过且过的生活态度不容许他忙的像个陀螺。

  “你不要再给我找这些事情了!”陈舞蹈生气地对张代表说。

  “怎么了怎么了?你不开心吗?”张代表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不开心”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啊……那你和我在一起试试好不好?”张代表忐忑地问陈舞蹈。



  “好吧……也可以的……”陈舞蹈其实没有很讨厌张代表,相反他还在一开始对张代表很有好感,因为张代表正经起来很有气场的样子。陈舞蹈也一直没有搞清自己的性向是什么,男生也好,女生也好,都没有很喜欢的,也一直都没有恋爱过,可惜了他那一张好模好样的脸也曾经是身旁不少少女的梦中情人啊。正好张代表出现了,陈舞蹈想,不如就恋爱吧。

  “那你还要不要出演这个剧了?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张代表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其实并没有很委屈,相反是很张扬地一通电话从自家表弟手里要的过来,某位风姓表弟很不情愿的在张代表的淫威之下把演员的空缺给了张代表,表弟表示,臭不要脸的,我还想把那个角色给我家真真呢!

  陈舞蹈很无奈还是出演了这部剧,结果被通知是去国外拍摄,陈舞蹈只好认命的和自己刚在一起的恋人说再见,踏上了异乡拍摄的路途。

  风姓表弟表示,角色给你好了,拍摄地点我可不知道在哪里,微笑。

  

  

  张代表很自然的接过陈舞蹈的箱子,帮他放上了车,陈舞蹈自觉的挪着步子进了车里,而后张代表也上车坐到了驾驶座。

  ……

  有点尴尬,陈舞蹈想,不知道说什么。

  而张代表上了车,很自然地想给陈舞蹈一个礼貌的恋人之间的脸颊亲吻,却被陈舞蹈下意识的一个很明显的动作躲了过去,张代表一滞愣,笑了笑,捏着下巴掰过陈舞蹈脸,对上嘴唇,开始细细密密的亲吻。

【逸真】轮回01

瞎写,ooc

不是be

好像被吞掉了?吐血,我再发一遍
—————————————————————————
       南羽都总是会下很大的雪,我在那次看他的时候也不例外。当我见到羽还真的时候,他在那间小草房子里已经自己一人的待了很多天,我不知道他这么多天自己一个人是怎么样生活的,更或者说是我没有了解他的之前很多年。

       

         我看着那些雪飘飘洒洒的落着,压在他的小房子的顶上,积了那么厚的一层,仿佛下一秒就会压断了房梁。我进了屋子看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一下了,披着一床厚的出奇的棉被坐在一扇小小的窗边,望着外面不停落下的雪出神。

  他看到我,想下床招待一下,许是坐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他动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我知道他的身体现在实在是过于不好,我向他招招手,说:“没事,你不用起来了。”他就重新坐回原来的姿势,只是不再看向窗外了,而是冲着我笑了笑,眉眼弯弯,依稀还能看出年少时分的天真模样。

  我放下手中的带给他的东西,坐在他的床边,可是我实在是太长时间没有来看过他了,一时之间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我们之间的空气有些凝固。

  最后还是他先开了口,“一下雪,我就想起来之前的日子……”那些雪像是压在了他的心头,一片又一片,一层又一层,压得他摆脱不了过去的回忆。

  我知道他是个羽人,人羽两族本是有别,可是自那次大战之后,人羽两族就开始混居,也就没了什么隔阂,他说的那些日子想必就是在羽族生活的那段日子。我很好奇大战之前的事情,一直想从他那里了解一点当年的事情,可是那些事好像是他不可触碰的,他总是绝口不提当年的事情,不知怎么那次却跟我谈起。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一个雪天,你知道……南羽都一到冬天就会下很大的雪,我母亲去世,我一个庶出的儿子,除了我的飞霜姐姐,雪家一家人都不想认我。我独自一人去星辰阁求学,却苦于没有引荐,被拒之门外……”

  他苦笑了一下,像是回想起当年的悲惨来。

  “那后来呢?”

  “我没有地方可去,只好待在星辰阁的旁边的一个山洞里。南羽都见天的下雪,白天还好说,晚上实在难过……不过我就是在那天晚上见到他的。他从星辰阁里跑出来,受够了繁重的课业,看到我那里生了一堆火,有着光亮就过来了。”

  “他那时候也真不是一个老实人,成天就想着怎么带着他手下惹事。可是也幸亏他不是个老实人,我才能遇见他。”我想了想我应该是知道那个人是谁,南羽都的前一朝的王,在那次的人羽两族大战之中重伤逝去。

  

        “我的那个山洞很奇怪,洞口被遮挡住了,要攀高才能进来。”他用手比划着山洞的高度,“他突然跳了进来,我都没来得及反应,拔腿就想跑。”

  “当时蠢的要死,也吓得要死,意外是有人要来抓我,完全忘了山洞是个死的,我要出去就要从他面前经过,我就啥都不想的跑了过去。他一把抓住了我,跟我说,别怕。”

  “他跟我说……别怕……”羽还真的情绪有些开始激动,几欲哭泣。

  “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他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别怕……我这个人,是在机关上有些天赋,可是胆子也是小的要命,怕黑,也怕一个人……”

  “那你……这么多年不还是一个人生活的吗?”一直默默的在听他说的我,忍不住问。

  “是……这也是,因为遇到了他啊……”

  羽还真的整个思绪回到了过去,风天逸在他的那个小小的山洞里呆了一夜,他们二人尽情畅聊,到最后也忘记了说些什么,只是对彼此留下了莫名的好印象。第二天风天逸就把羽还真带回了星辰阁,还让他入了菁英会。不过入之前羽还真怕会中之人颇有微辞,还和风天逸演了场戏。

  之后羽还真问风天逸,你掐着我下巴看我干什么啊?我们事先说好的又没有这个。

  “你好看啊。”风天逸有着一副好皮相,那时候还在星辰阁求学,没有家国大任压在肩头,表情中习惯地透出少年人的一派天真狂放。殊不知这样的一下不自知的“调戏”却让羽还真羞红了脸。

  “你……你你你也好看……”羽还真完全不敢看他,背着手又一只脚在磨蹭着地面上的沙石。他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看风天逸,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风天逸悄悄的红了耳根。

 

  “到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命中注定这个词我本是不信的,但是到后来又不得不信。他是星流花神选定的人,他反抗不了,却又不甘心地非要和我在一起,他好像是被撕裂成了两个人……”

  “所以我就走了。我跟他赌气……可是我……我不应该的……”他捂着脸,闷闷的声音从手掌里透出,本要压抑着的眼泪也几近要渗出。

  “我不应该……我不应该啊……”

  后面的事情我都明晓了,风天逸从星辰阁回到了南羽都之后没有有多长时间人羽两族的战争就爆发了,风天逸,一位还未生出双翼,刚刚继承皇位的羽族新皇,战死沙场。

  我靠近羽还真,扶住他的双肩,向他透露我此行前来的目的。

  “还真,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他看向我,哭红的双眼之中透出不解。

  “你是知道的,我的机关术就是集中在时空这一方面。我想我可以送你回去,回到你的那个时候……你想回回去吗?”我问他。

  他好像还在反应我说的是什么,一时间失神了。我内心惶惶,也不敢再问他。我第一次见到羽还真的时候他已接近而立之年,他话很少,却长了一张与性格不符的包子脸,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整天无所事事,听闻他是澜州第一的机关师,就想拜他为师。他那时性格冷淡,人却极好,说不用拜师,便可教我。不以师徒相称,只唤我小友。我跟着他,却没想到我也是真对机关术感兴趣,日日夜夜的来找羽还真,却十有八九的看到羽还真只身一人的出神。他绝口不提早年之事,我也知道他是有心事的。

  羽还真转头看了看窗外还未停下的雪,笑了笑,我想或许是想起来了早年与那人一起的趣事,他又看向我说:“好,我想回去。”      

—————————————————————————

不会是be的,放心看
考试刚过,攒的梗太多,容我慢慢写